程序员之死——一场毒妻与婚恋平台的合谋

唐小可    2017-09-19 11:03:27    婚恋网站  诈骗集团 

“我和谁都不争,和谁争我都不屑;我热爱大自然,其次就是代码;我双手烤着,生命之火取暖;火萎了,我也准备走了”。

——引自苏享茂微博

被称为“天才程序员”的苏享茂自杀已过去多日,在这段时间里,苏享茂收到了各种评说,有人说他傻,是法盲,有着程序员们明显的单纯印记,更多人是对他逝去的惋惜。

解读君坚持认为,是毒妻和婚恋平台的合谋,才导致了苏享茂的纵身一跃。

苏享茂已经听不到那些为他惋惜的声音,可这场血腥的合谋却为幻想在婚恋平台找真爱的单身族再次敲响警钟。

翟某欣“变形记”与苏享茂的坠落

苏享茂死后,其前妻翟某欣迅速成为大众焦点:从好学好问、冷艳、美女硕士、高知父母到野模、毒妻等标签中,我们找到了翟某欣的变化。

翟某欣山东籍人士, 2005年考入山东科技大学取得学士学位,2009年考入北京交大获取硕士学位。在求学阶段翟是名“好学生”,“好学生”身份一直延续到了本科阶段结束。

直到研究生阶段,似乎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研究生同学称,翟漂亮,家境好,成绩优异,但性格比较高冷和神秘。

研二期间,翟某欣与一名家境较好的男生结婚,婚姻维持不到三个月,以男方赔付20万元收场。翟某欣的“变形记”似乎由此初见端倪。

翟的第二次婚姻和第一次一样都是闪婚闪离,从此以后翟便以业主身份住在了北京五环旁的别墅中。

别墅为翟自己的还是和第二任丈夫离婚后所得不得而知,但是毒妻的影子已经开始笼罩在这张漂亮脸蛋之上。

这两次短暂的婚史,让翟从刚毕业的大学生变成了在北京有款有房的人,尽管“收获颇丰”,但翟的野心并未满足。

正是这份可怕的野心,让苏享茂在94日选择从高处一跃,这是他人生中的最后一次坠落,也让翟的狠毒形象显露无遗。

至于苏享茂,是一个不抽烟、不喝酒、对物质需求很低、感情经验不多、只热爱代码的“天才程序员”。

苏在美国工作时,住在一间没有窗户的佣人房间,每天饿了吃外卖,其余时间都在开发程序,苏享茂说:“我觉得挺好,只是孤独。”

如果说翟接触苏享茂是一场处心积虑的骗局,那苏享茂靠近翟就单纯地太多了。

他很孤独,是孤独让他登录了交友网站,变成付费会员,是孤独让他对具有姿色的翟产生好感甚至结婚的念头。

孤独是天才的起点,但悲惨往往是他们的结局。

被枕边人欺骗背叛、掏空财产,唯一支柱的事业也即将被举报,偷税漏税的行为即将公之于众……把这个内向、寡言、孤独的苏享茂逼到了绝境。他想到了死。

有人说这就是程序员的性格,但很多程序员说,苏享茂不代表全体程序员,这仅仅是一个人的选择。

婚恋网站与无数翟某欣的合谋

苏享茂的悲剧,婚恋网站很难被剥离出去,它是搭起苏和翟的关键性桥梁,甚至是有形无形的共谋关系。

现在的婚恋网站早已偏离早先的美好初衷,除了寻求归宿的男女外,它更是婚托、婚骗们的天堂。

苏享茂事件爆发,有人迅速整理了翟的行骗过程,称这是典型的“拆白党”,并强调这也许不是翟一人完成,而是有预谋的集团诈骗。

在苏享茂的遗书中提到翟隐瞒婚史、信息造假等行为,给原本名声就不太好的婚恋网站们带来更大的名誉打击。

尽管各网站通过实名认证来提高信息真实性,但有不少用户反馈,在男女交流中经常看到第三方链接跳转,跳转后进入不知名网页或者直接添加到销售人员那里。

婚恋网站的快速兴起,一条以色骗财敛财的黑色产业链在其中却是异常活跃。

不难看出,这条染了血泪的产业链的活跃恰好推动了婚恋平台的活跃,对于这样的现象平台是真的不知晓还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两者之间是否存在隐形的利益输送?离开了这些婚托和骗子,平台的融资神话是否就冷清许多?

无论如何,这次婚恋网站还是难辞其咎,即便是再多的公关行为,也难以遮掩根植在婚恋平台的混乱与无序。

我们的爱情和婚姻,不能再被婚恋平台与婚骗集团带着走了。

后记:

苏享茂原定婚宴将在明年824日举办,婚宴已再无可能,只希望公道不会遥遥无期。

【关于“婚介网站” 你可以知道更多】

婚介平台,人设是红娘还是吸血鬼

婚恋O2O,鬼才知道你经历了什么




相关文章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