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标侵权案例大赏

悟饭    2020-11-23 12:49:28    商标侵权  大赏 

“越来越多的人商标维权,这是一种进步。

——非常解读

海底捞告河底捞并顺手注册了池底捞、渠底捞,今日头条告今日油条的新闻上了今日头条的头条...我不是rapper,我只是在说“商标侵权”这件事而已~~

商标侵权的案例屡见不鲜,我们今天一起来回顾几个比较有代表性的案例,给创业路上的小伙伴们提个醒。

以为是侵权,结果真不是

看到老干爹和雷碧你是不是第一反应就是山寨货,其实人家还真不是,这种认知反差太大,以至于曾经一度还登上了微博热搜。

雷碧的故事很简单,是可口可乐公司强大的商标保护意识,提前为雪碧筑了护城河,老干爹的故事就比较曲折了。

老干爹是贵州辣椒酱品牌,而且比老干妈还要早,但由于商标法律意识薄弱,被老干妈抢注了,当时的老干妈刚刚在商标上战胜湖南老干妈,一鼓作气就把很多近似商标产品都收拾了,也包括了老干爹。

尽管5年之后老干爹已经拿回了商标权,但辣椒酱的市场已经是“爹打不过妈”了。

赤裸裸的碰瓷行为

你能第一眼就分辨出哪个是真正的大白兔品牌吗?

尽管右侧不叫大白兔,但从构图上、配色上,和左侧正品不能说是毫无关系吧,简直就是一毛一样啊。

被告人狡辩称,在包装上明确写了“非冠生园官方出品”并不构成侵权的恶意,但碰瓷的司马昭之心却没办法抵赖掉。

同样碰瓷的还有中国乔丹,中国乔丹和美国乔丹的商标侵权案多少年了不曾停歇,但今年4月迎来了一个结果——中国乔丹败诉。

平心而论,中国乔丹的运动装备不差,如果不打“乔丹”的擦边球也能出头,可就偏偏选择了这样一颗擦边球。

尽管在这个案例中,中国一家企业输了,但中国知识产权保护的路上我们赢得了“关键一球”。

外国企业也搞事

不要以为只有中国企业会侵权外国品牌,国内被商标侵权的案例也是比比皆是。

同仁堂1989年就在日本被抢注,后来经过驰名商标的认定才夺回了商标权。同类老字号被抢注的还有王致和、狗不理等等。

酒类也如此,五粮液被一名韩国人在韩国以拼音“WULIANGYE”注册,烟类品牌“红塔山”“阿诗玛”“云烟”等香烟商标被菲律宾商人抢注,家电类中“长虹”电视在泰国被抢注...

别以为只有亚洲国家偏爱抢注我们的商标,“大宝”在美国、英国、荷兰、比利时、卢森堡被人抢注,“红星”二锅头酒在欧盟、瑞典、爱尔兰、新西兰、英国等国家也被抢注。

面对面好朋友,背对背抢商标

合作的时候关系甜如蜜,因为商标闹到不可开交的案例也实在不少,这样的案例在饮料界发生的比较多,比如红牛,比如王老吉和加多宝,但在去年华为也碰到了类似的事件。

2019年华为正式发布了面向智能终端的AI能力开放平台HUAWEI HiAI 3.0,早在201711月华为就申请过HiAI商标,但被驳回,因为它被自己重要的合作伙伴亮风台公司先注册了,比华为早了46天。针对此事,华为先后发起了两次诉讼,均以被驳回收场。

钻商标空子防不胜防

现在大家的保护商标意识已经很强了,雷军为了小米,把全天下颜色的米字商标都给注册了。阿里全家桶,不止有阿里爸爸,还有阿里妈妈,阿里爷爷,但仍旧是防不胜防。

比如六个核桃,市面上的近似商标就很多,大个核桃、六个核弹、八个核桃...

再比如景田百岁山生产企业,他们将“景田”和“百岁山”分别注册了商标保护起来,但别人转身就注册了“景田百岁山”卖起了营养液。

就连号称有最全法律维权团队的迪士尼也有防不胜防的时候,“迪时妮”“米奇娃娃”“米奇努比”这些注册商标均是无效宣告。

对企业来说,蹭名牌商标的热度在短期内确实是一大捷径,但可别忘了,出来混总是要还的,这种捷径并不利于企业日后的发展。

对整个社会来说,商标维权一小步,知识产权一大步,真正成熟的商业社会需要对知识产权有足够的重视,从某种角度讲,越来越多的人商标维权,这是一种进步。

- end -




相关文章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

暂无评论